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妻子讲的故事
妻子讲的故事
一次我们作完爱,我抱着她问:“刘半勇有没有这样干过你?”
  “没有!”他心不在焉的回答。
  “真的没有?”我问。
  要死了你,没有嘛,问了一百遍了!“她羞涩的捏了我一把。
  “那我第一次干你的时候你怎么没流血?肯定被干过,我喜欢你被人干!”
  我笑着说。
  “去去去!又来了,你再说我现在就出去给你戴绿帽子!”
  “去呀去呀,我好怕怕哦!”她起身就往外走,我一把把她抱住,两人闹成
一团。
  闹够了,我压住她,一连正经的看着她,她以为我有什么正事告诉她,也正
经起来“你有没有给刘半勇干过?”我嬉皮赖脸又问。
  本来我以为她会掐我,没想到这次他出奇的平静,柔柔得问我:“你真地想
知道!”
  _ 我一听,心想还真有戏,就说:“那当然,说嘛!”
  - “那你可别生气”怎么会,放心吧,你就是以前是个妓女,我也不会在意
的,因为我爱你也许老婆被我的花言巧语打动,也许是我问得次数太多,不想再
隐瞒。这次她深情地抱住我,亲了一下。
  “那我就告诉你,小坏蛋。”他捏了我一下鼻子,开始娓娓道来。
  我和刘半勇是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开始互相有好感的,他的数学很好,我的
英语不错,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一来二去两个人就互相有了好感。其
实,那个时候资讯也不算落后,关于早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那个时候的男女
正是情窦初开的阶段,明知这样会耽误学习,可是谁又能用理智控制自己的情感
呢?这可能是刘半勇后来考不上大学的主要原因。
  有了好感以后,我们两个人就经常一起出去说话,有时就在实验楼前面,有
时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想起来那个时候就好笑,说的话那样无聊,有时
我俩不说话就那么走,可是也感觉非常开心,这可能就是恋爱吧。
  “不会总是这样吧?”我急切地问。
  后来有一次我俩出去聊天,大概是高二下学期,4 、5 月份吧,你也知道,
学校旁边的路正在建,成了一个大工地,堆了许多建筑材料,我们就坐在一堆建
材后面,午休时间周围没有人,正说话,他突然抱住我,亲我的脸。我本能的想
推开他,但想想,这不正是我们所期盼的吗,只不过由他首先行动了,本来男生
就应该主动。于是我也就不再抵抗了。他开始吻我得嘴,当他的唇触到我的唇时,
我浑身一点力都没了,觉得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们两个,我忘情的和他亲吻,那个
下午我们整整亲了一下午。:“那他就没摸你,我是说摸你的乳房,你的逼!”
  :“哪有你那么下流,有时候恋爱是你想不到性,再说我们那时候很单纯,
有时刚开始!”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鄙夷的说:“刘半勇家里有钱,听说他以前也谈过好
几个女朋友!”
  “是啊,但我觉得那时候他是真的爱我,他没有轻薄我!”妻子神往的说。
  他第一次摸我是在高二结束期末考试的那天下午,我穿的是条裙子,我们接
吻的时候,他用手轻轻的摸我的脸,然后手就滑到了我的胸上,我没有拒绝,我
那时是那么喜欢他,我不忍心拒绝他。他缓缓的揉我的乳房,还把手伸到我的胸
罩里轻捏我的乳头,我很激动第一次被别人摸我的性敏感区,呼吸都快停止了,
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死掉,感觉自己漂在云端里。一切都那么虚无,就连当时的感
受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怪不得我现在摸你的胸部你就激动得要死,原来那时就开始了。随后他摸
你的逼没有?”
  你们男人都喜欢这调调,不告诉你,急死你。“她笑着掐了我一把钻到我的
怀里。' ”快说,你个小骚货,不说我干死你。“我作势要压住她”好好,我告
诉你,你可别生气啊!“
  摸了,他摸我的胸时我激动得不行,觉得身体已有一股东西要出来,憋得要
死,下面湿得不行。他顺着我的身体把手滑到我的膝盖上,我当时只坐在他的怀
里,他很轻易的就把手伸到了我的裙子里。我听到他的呼吸有点急促,估计他也
和我一样激动。他隔着内裤摸我的逼,我没有躲避,反倒希望他摸,甚至希望他
把我的内裤脱掉。也许是他太激动又太用力,总之它弄痛我了。我突然清醒过来,
猛地将他推开,整好裙子,他很尴尬,我低着头轻声对他说以后不要这样了,他
没有说话,我怕她生气,主动钻到他怀里,轻轻的亲他,他也轻轻的回应我。我
把舌头伸到他的嘴里,他吮吸着。过了一会儿,他的手又有些不老实,我怕再出
现刚才的尴尬场面,站起身,拉他回学校了。
  “后来呢,又摸过几次?”我急不可待的问道,这时候我的鸡巴已经高高耸
起。
  “生气了没有,老婆被别人摸过也!”她调皮的仰起头看着我。
  “嘁!谁在乎,我又不是小气的人。”我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B 摸过多少次不记得了,反正以后每次出去他都摸我,时间长反而习惯了,
一到外面她抱住我,就把手伸到我的裆里,每次和他出去我都尽量穿裙子,这样
比较方便。他摸我的手法也越来越多,每次我都被他摸得激动要死,回去都要换
内裤。有一次他还揪掉了我一根阴毛,说要留个纪念。你们男人真是坏死了听到
这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我摸了一下老婆的下身,发现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我
笑道:“发骚了,自己都把自己讲的流水了。来!让我搞一下,解解渴!”
  “去,不许笑人家!”她攥起小拳头打了我一下。
  我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跃上马,把她的小内裤拨到一边,直捣黄龙,疯
狂的抽插起来,她也兴奋异常,“嗯嗯啊啊”得叫个不停。对了,忘了给大家交
待一下了,我平时和老婆做爱时喜欢她穿着内裤,这样我有一种强奸的快感。抽
插了一百多下后我趴在她身上歇息一下,顺便摸了一下她的逼,发现淫水已经流
到屁股眼上了,我的鸡巴上都是白色浆状的液体。
  “小骚货,是不是把我当成刘半勇了,这么兴奋!”
  少来了你,你这么喜欢老婆被别人搞啊,明天我就找个帅哥,给你弄顶绿帽
子!“她笑着说。
  “去啊,去啊,别光说不练,也让他这样干你。”我说着,又狠狠地干了她
几下。
  “要死了你!”她兴奋的紧紧把我抱住。
  “那他到底有没有干过你。”
  “干过!”这次她什么关子都没买,痛痛快快的说。以前我问她的时候她总
是含糊其辞,什么怎么会呢?你不信任我?我第一次给了你,你不知道啊?等等
一些遮遮掩掩的话,再问就和我翻脸不理我。这次可能是被我搞的爽的不行了,
女人淫荡起来就和男人喝醉了酒一样,什么都敢说。
  ` “真的?”我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我知道这是真的,不可能再是假的。
  没有那个女的愿意把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性事硬往自己身上揽。这一点,
女了跟男的截然不同。虽然这个结果我早已经猜到,但毕竟这次是由老婆亲口说
出,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但鸡巴却更加硬了。
  “生气了?我本不想告诉你的,你非要问!”我一愣神的功夫,老婆挑衅的
看着我说。
  “哪有,别傻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我生什么气啊,接着说!”
  “那我就说了啊,不过先说好,这是你自找的,可不准生气!”老婆带着笑
说,但眼神冷冷的“好!”我一口答应。
  ~ 他第一次干我是在公园里,高二的下学期。6 月6 号,我记得很清楚,那
时天气已经有点热了,我穿的是件短裙,下面摆很大。我是第一次买那样的的裙
子,黄绿相间的花格格。穿上觉得自己像个公主。那天,公园的花开得很漂亮,
我很喜欢花的你知道,我们一直玩到很晚,就买了点东西坐在一个小亭子里吃,
这时候人已经很少了,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吃完东西,我像以往一样坐在他的
怀里。他的手又不老实起来,先是轻轻的揉我的奶子,捏我的乳头。我给他捏得
受不了了,禁不住轻轻的呻吟起来,这样他更来劲了,大力的揉搓我的奶子。我
感觉到一股欲火从我小腹中升起,我紧紧地抱住他。这是他的手已经移到了我的
下体,我想我当时一定是湿得要命。他轻轻的捏我的大阴唇,一会儿捏左边,一
会捏右边,一会儿一块捏,搞得我淫水直冒,都快被他弄的虚脱了,当时我真希
望她把手指伸进来帮我挖挖,我的腿已经不自觉地打开,等待他手指插入。果然,
没多久他就把食指插了进来使劲的挖弄,我都能听见“咕叽、咕叽”的声音。我
拼命的把脸埋在他肩膀上,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阴道里一阵阵的快感把我的
大脑都冲昏了,我只希望他大力挖我,别的什么也不想,也想不出来。可能是我
的内裤有点碍事,他粗鲁的把我的内裤扒倒腿根部,那时我被一种受虐的快感包
围着,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得寸进尺的他一把把我的内裤拽掉,装到了他的裤
子兜里,我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任它胡为。这时候的我由于裙子被他撩起,
下身已经完全赤裸,周围还有几个人在转悠,我吓得紧紧用手遮住阴部。他却是
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掰开我的手继续玩弄我的下体。他的手法很熟练,好像很
有经验。我有一点点疑惑,但是狂乱的情绪很快把这一丝疑惑淹没了。我一会儿
就又被他搞得淫叫连连。
  我这时也觉得他的鸡巴有了反应,硬硬得像一个木棒顶着我屁股。并不老实
的东杵西杵。过了一会儿,他把我扶起来,把拉链拉开,掏出了他的宝贝,凑着
灯光我第一次看到了一个男人的阳具,他的不是太长,不过比较粗,黑黑的,顶
端的圆眼睛愤怒的瞪着。他让我跨坐在他的腿上,虽然我有些不情愿,但我真得
很爱他,不忍心拒绝他。还是顺从的跨坐在他的腿上,他就用他的大阳具在我的
阴道口来回摩擦,有几次还插进去了几公分。我从来没和男人干过,不过倒是听
说过第一次会很痛,而且,搞不好还会怀孕。所以每次他插进来一点我都赶快把
他的鸡巴弄出来,不过我流的水太多了,当时真怕他一不小心插进来。
  突然,他从后面口袋里摸出一个塑料包,没等我看明白他就把包撕破了,从
里面拿出来一个橡皮筋样的东西,我登时明白那是一只避孕套,虽然我以前没见
过实物,但是在书本上见到过她的外形,所以知道。这是他已经把避孕套戴在了
鸡巴上,动作是那么熟练,我真怀疑他以前是不是干过其他女人。他再次抱住我
的腰,鸡巴对准了我的阴部,我还没明白过来这么回事,只听“滋”的一声,他
的大鸡巴已经连根尽没如我的逼中。我感到下身一阵剧痛,脑子一片空白,但我
清醒地知道我的少女时代结束了,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人。是他,眼前这个男人
使我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他一改往日的温柔,拼命的抽插,我象一只无
助的小羊羔被他抱在怀里拼命蹂躏。也不知他干了多长时间,我下体的疼痛感逐
渐消失,代之的是一阵阵酸麻的快感,而且这种快感随着他的抽插逐渐加强。他
一边干我还一边嘟囔的什么,好一会儿,我才听清楚他在骂脏话“臭婊子,骚逼,
给你开苞,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以往我很反感的脏话,现在听着非常刺激,
我竟尽量岔开腿主动迎接他的插入。并尽量的收缩阴道,加大快感。
  (我突然明白妻子为什么喜欢我在干她的时候骂脏话了!!)
  [ 二十分钟后,他一阵闷哼,紧紧地抱住我。鸡巴突然胀大了许多,在我逼
里一跳一跳的,我知道她射精了。遗憾的是我却没达到高潮。过了好大一会儿。
  他才把鸡巴抽出来,放进裤子里。将避孕套扔到草丛里,并从口袋里拿出我
的内裤,在我逼上仔细的擦了几下,凑近灯光仔细看内裤,我问他看什么。他只
说了句“有血!”。我知道那是我的处女血。我问他要内裤,他说要留作纪念,
直到现在,那条内裤他也没有还给我。回去的时候我和往常没什么两样,但是我
知道我已不再是一个处女,而是一个女人了。虽说只是少了一层处女膜,但是性
质发生我变化。而且我裙子里什么也没穿。* 老婆讲到这时,我已经一泄如注了,
她也手淫到了高潮。

【完】